永远的班回忆我的初中母校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永远的49班回忆我的初中母校

★鹤壁一中后来的大门

永远的49班

回忆我的初中母校

★ ★ ★ ★ ★

49班,是我在鹤壁一中读书时的班序。也就是说,自鹤壁一中1955年建校开始,我所在的班级排列是第49位。不过,当时我们的班并不止这一个名子,在轰轰烈烈的全民皆兵全国学解放军形势下,我们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名称—三连二排

那是1968年9月的事了。当时,经过一段停课闹的特殊时期,我从当地中山院后边的第43工程处子弟小学毕业,升入了这所老学校。据说,鹤壁一中原属安阳专区汤阴县管辖,旧称汤阴三中。为迎接鹤壁建市,1957年更名为鹤壁一中。

鹤壁一中坐落于中山与二矿地区交界的鹤山区中山街35号,占地面积40667平方米,后临孙圣沟,东傍教场村,贯穿鹤壁南北的主干公路毗西而过,朝南的学校大门正对着鹤壁市百货公司的仓库,可谓地理位置优越,交通出行方便。

我们进校时,一条砖铺的笔直小路,从大门口一直通到学校的后墙根儿,前后足有二三百米的长度;门口传达室路边的柏树上,悬挂着一节铁路钢轨,每天通过它敲打出的当当声,成为我们规律作息的统一指令;校园中部两边,排列着对称的三排青砖瓦房,那就是我们的教室了…一中的校园,宽敞而又幽雅,建筑古朴而又简洁,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

我所在的49班,就在路东中间一排的西头。东边依次是50班和51班,隔过那条砖铺小路,就是48班,他们位于西排房的东头。我们这四个班,与在小学高我们一届的另四个班同学同时进校,构成了文革开始后入学的首届学生。不过,由于年龄或其他原因,我们这四个班与他们之间,好像有一条鸿沟,学习和活动向来各自为阵。

宋庆录老师是我们的副班主任。与王老师不同,他个子不高,经常戴一顶深蓝色的咔叽帽。他是一位很有个性的语文兼哲学老师,哲学就是明白学的那句讲授,至今深深地刻印在我们的心里。他声音低哑,目光犀利,脾气刚烈而又善解人意,不知什么原因,他与王老师配合得那么默契和协调。印象中,他是王老师的老乡兼同学,还是学校(年级)的团委书记。他好像身体不太好,经常咳嗽。不过,我感觉他从来都是精神抖擞的。他协助振奋人心的力量王老师做了大量的学生工作,不知疲倦地经常与我们对话,聊天,谈心,讲道理,俨然一位大的形象。不知是不是受了他的影响,离开学校后,49班喜欢写作的同学好像比较多。我曾经不断思考过这个猜想,是他生动的教学风格,诚挚的师生感情,无形地影响了他的学生,称受美国次贷危机和经济增长趋缓拖累尽管我们与他相处的时间并不太长。

我们班的同学,主要来自鹤壁市二完小、三完小、43处小学及东头、杨邑、元泉、罗村等附近农村。大家生活环境不同,性格特征迥异,有的活泼调皮,有的稳重大方;有的诙谐幽默,有的古板执拗…共同组成了一个热热闹闹的丰富多彩的大家庭。已经记不起什么原因了,我怎么会当选了这个班的班长(当时称排长!因为,班里比我年龄大、学习能力和领导才华比我强的同学有的是。他们个性突出,颇具影响,各有山头,实力相当,以致班里的不少风吹草动常常与他们的帷幄运筹不无关联。也可能正是因了一山不藏二虎我们班的虎很多)那句老话,排长的宝座最终与他们失之交臂了。不过,我也不儾:自以为一向人缘不赖,兼通红道白道所以,班上即使发生了点儿事情,也就不难让我摆摆平了。当然,这功劳可不能全记在我的头上,因为我们还有一个爱学习、敢负责的副排长振江同学,还有一个各色同学组成的排委会,还有一帮子正副小组长。我们处的很好。是大家的共同努力,是全班同学的团结,使我们49班这个光荣的集体,于1970年的末尾,光荣地完成了学业。

49班的同学,给我留下了深厚的友谊和终身的印象。他们有的是我在二完小读1~4年级时的同学,有的是同我一起读完五六年级的43处小学同学,还有我曾经的邻居和多年的童年玩伴…我们在一起,建立了纯得像山泉一样的友谊,燃起了热得像火一样的激情,就像铁哥们志平告诉我的:咱49班同学团结好,力气大,每次学校组织拔河比赛,都是全年级第一,有一次把教工队都给战败了;咱49班人才济济,艺术氛围浓厚,吹拉弹唱样样都会,我们演出的样板戏,赢得了全校师生的赞誉;咱49班同学重情谊,讲交情,有一次全班同学聚会,重要的一项就是缅怀已故的老同学…”可不是嘛,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我几乎还能叫出全班所有同学的名字,清晰地记忆着他们的相貌。常言说的好,一辈儿同学三辈儿亲”现在,我虽然已经是六十开外的人了,可一想起这些伴随我度过最美好锦瑟年华的同学最爱充满激情的荷兰队们,我依然是那么冲动,那么天真动情!

49班还给我留下了许许多多美好的回忆和难以释怀的经历。由于正值文革时期,正规的教材还没有出版,我们使用的是学校自己油印的课本;由于教育要与生产劳动和社会实践相结合,我们有相当的时间,跟着老师一起到新山村(原名三家村)割麦,一起到第三矿煤下井,一起在校园里挖地道,一起步行去林县参观红旗渠…

1970年12月下旬,是我永远不能忘怀的日子。因为,短短的两年初中生活就要结束了,同学们一眨眼都到了面临新的选择的关口;因为,在学校和老师的精心培养下,我于12月26日那天,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因为,一张红通通的入伍书,在年底的钟声就要敲响之际送到了我的手中,人民解放军的队列里,从此多了一个李秋海的名字!这一切,怎能不使我感慨万千,怎能不使我刻骨铭心,怎能不使我感恩49班!

都说时光如梭,人生若梦。一转眼,我离开鹤壁一中已整整四十七年了。这四十七年,是个多么悠久的概念啊!悠久得使我们从英俊少年变成了白发老人,悠久得使我们班至少有六位同学先后退出了人生的长跑。不过,这梦却仍然在继续着,这是一个美丽的梦,一个友谊的梦,一个年轻的梦,一个永远做不完的人生之梦。所以,一直以来我就有一个小小的愿望,记录一下我们的49班,歌颂一下我们的49班。

今天,我实现了。

★班主任王长庚老师青年时期留影

★1987年秋天,49班同学毕业后首次举行班级聚会

★2002年11月16日,49班同学举行第二次班级聚会。此照合影于白龙庙景区

★2002年秋天聚会时男生留影

完稿于2017年7月7日深夜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母校但保障和改善民生工作一点儿都不会放松。”

【词目】母校【拼音】mǔxiào【基本解释】称自己曾经从那里毕业或肄业的学校。当时,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的前身)聘有日本教员,其中,“正教习”服部宇之吉对我国师范教育建设贡献很大。由于饱含亲切感,又易于接受,后来在全国就流行开来了。邹韬奋《萍踪寄语》三:“谈得尤其诚恳的有位江善敬君,他是国立暨南大学外交系的毕业生,现在母校服务。您悉心的呵护,天真的笑脸。

定西医院白癜风治疗哪家好
心房颤动会引起什么病
兰州子宫内膜炎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