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纹诸天谣第六十六章罢似江海凝清光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7

诸天谣 第六十六章 罢似江海凝清光

山梁愈往上走,怪石愈多,有的竟然大过房屋,偏又多生孔洞,山风一吹呜呜啸鸣。树木野草越来越稀疏,最多的是一蓬蓬荆棘,短硬而多刺,破开石缝倔强地生长。

一路上,满江红将冰灵的话梳理几遍,清楚了形势。

南海派的这支伏兵只有七、八个,却实力强劲,不比正面进攻的差。不过,研究院撤离的人更多,中间又几次分散走,对方围不住,应该逃出去了不少。但自始至终,有几个人都死咬着龙族不放,想必是主力。

他中间昏迷,错过关键章节。赤枫子拼着被高压弧光电击毁法器,抢入大楼破坏了地下室的应急电源。灯光一熄灭,龙辰立即下令弃楼。

满江红知道的比常人多,非常清楚龙辰决策的英明之处。在一团漆黑中,南海派的神识不但能够攻击,还可以感应环境。楼里面的人如果不冲出去,将成为活靶子。

目前的情况是,南海派损失惨重,《光明世界》溃散逃亡。

难道,这一战就这么草草结束了?

他总觉得不该如此,在看似荒唐儿戏却**裸血淋淋的交战中,还隐藏着诸多玄机,还有强大的力量没有释放。

就像热气腾腾的一锅水,看似冒泡翻滚,其实根本没有烧到一百摄氏度。

他们一边走,一边观察倾听。隔了五、六里,又被山梁阻隔,看不到研究院,只见烟柱冲天而起,火光映照到半空,风里断断续续,隐约传来呐喊声。

在悬崖dǐng端,矗立着一块形如鹰首的巨石,侧弯巨喙,振翅欲飞,似要下海捕鲸擒龙。

二人心急如焚,也无心欣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了,往前急趋十多米,站立到悬崖边的平台之上。而冰灵似乎恢复了一些体力,丢开树枝跑在了前面。

先前在山梁的缝隙中,只能见到主楼一角,此刻视野无遮无拦,一览无余。

只见研究院遍地火起,主楼前坪影影绰绰立着不少人,一团光球在广场上滴溜溜滚动,似乎一轮明月坠落尘埃。在靠近主楼一侧,有一人背手昂然而立,身前只剩下了一个银光闪闪的“奥特曼”护卫。

红光照耀夜空,如垂下血污罗裳。

“是爸爸,呜……他没有逃走!”

一路艰难厮杀了这么多场,冰灵都没有掉一滴眼泪,此刻远远望见父亲,眼眶却迅速红了。

满江红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但心里怎么也不相信,传奇人物,《光明世界》的主人,会如此简单地被活捉?

“看你爸爸的样子,根本不害怕,一定还有办法。你哭也没有用,逃走才是帮他的忙。注意到广场上滚来滚去的光球没有,真的很奇怪,会是什么东西?”

少女被短暂地分散注意力,用xiǎo拳头抵住嘴唇抑制哭泣,茫然道:“我不知道。”

一道平直的声音传来,冷如霜,淡如水。

“那一团光,是武道巅峰的蝶舞对决炼气五层的赤枫子。赤枫子法器被毁,功力大减,可也不是区区殿堂能够抵挡的。蝶舞竟然硬抗这么久,看来《光明世界》的确可以提升武道,却不知对修真起作用否!”

光秃秃的悬崖dǐng,突然冒出第三个声音。满江红惊得寒毛直竖,闪电般侧转身,一摊双手摆出防守姿势,喝问:“什么人?”

只见鹰首巨石弯出的巨喙阴影里,仿佛一大片岩石剥落开来,走出一个青袍中年道人,手端拂尘。此前他无声无息贴岩而立,似乎与石头融为一体,两人匆匆跑过也没有发现。这时候走出来,浑身散发着不可抗拒的强大气息,令人高山仰止。

“江红哥哥,就是他,带着几个人拦截我们。”

少女怯怯走到满江红身后,对中年道人很是畏惧。

“贫道南海派玉阳子……”

那道人只迈出两步便停下了,口中轻“咦”一声,狐疑地望向夜空。

少年被一声哥哥叫得血脉偾张,踏上前一步,一边色厉内荏地追问“你想干什么?”,一边急促四下溜目,心里暗暗叫苦。

三面都是悬崖,打又打不过,可怎么逃?这书到用时方恨少,要打架时全凭武功高!

那道人这才低头注意他,惊讶道:“少年殿堂,还是炼体的!”言毕又摇摇头,“不过也算不得什么,比起南星差远了。”

满江红也无暇追究怎么升格为殿堂了,心思急转。

这道人明显是领军人物,却脱离大部队来抓两个xiǎo萝卜头,很不正常!

“玉阳子前辈,您是怎么跑到了前头躲起来的?”

少年收起了**的架势,憨厚地摸着头询问,犹在心里苦苦寻觅一线转机。

那道人一眼看破他的心思,也懒得揭穿,只待研究院那边尘埃落定就着手擒拿,并不在意对方玩什么花样,随口答应:

“乾达婆的本事寻常,太古遗音却是一件法宝,贫道被阻了片刻。其实埋伏于院外的人马,只为了找一个人,其他人如果不激烈反抗的话,倒没有什么大碍。”

“您是説,出动这么多高手,就是为了抓我们俩中的一个人?”

满江红目瞪口呆,指了指自己,又指指一脸忧色,怔怔望向山下的冰灵。

“然也。”

“你们追查多久了?”

“两年有余。”

“什么时候发现的?”

“刚刚才知道不久,就在中秋晚会上。”

靠,xiǎo爷东躲西藏三年,到底还是在中秋晚会上大放异彩。如同黑夜里的萤火虫,怎么也隐藏不了屁股上的那diǎn光芒。难道xiǎo爷真的是神子不成?难道在虎渡河畔出现的是南海派余孽?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能够救下冰灵。

“那好,xiǎo爷认栽。”

满江红非常光棍地把双腕朝前一递,道:“拷上,xiǎo爷跟你走。但是不准动这位姑娘,要不然xiǎo爷就跳下悬崖,让你们竹篮打水一场空!”

“行,那你就跳吧,省得呆会儿贫道动手。”玉阳子扫了他一眼,继续眺望山下,声音平淡,无动于衷。

一听这话,满江红气得鼻孔冒烟,破口大骂:“我説,你这个牛鼻子有病呀!追查了三年,好不容易才找到正主,就叫xiǎo爷去跳悬崖?”

玉阳子收回远眺的目光,奇怪地看着他,道:

“这件事关系重大,不可走漏风声,但説与你知也无妨。你反正快死了,迟跳早跳有什么区别?何况人生百年,终不过南柯一梦,黄土骷髅!两年前,我南海派得到了消息,龙族将出圣女,但不知会落在谁身上。这次乾达婆出山,便有意试探之。龙冰灵如果不在晚会上击败张三,贫道的这支伏兵根本不会动用。对付区区一股世俗力量,还用不着出动三位长老。”

听清楚了原委,自作多情的某人xiǎo脸臊成猪肝色,如同被戳中屁股的猴子,立马跳将起来,口沫横飞:

“老子日你个仙人板板,老杂毛牛鼻子,蠢得跟猪样滴。老子是神子,不比圣女大多了。你不抓老子去抓她,人蠢没药整,老子一耳巴铲死你……”

玉阳子听不懂这一通又快又急重浊的湘北土话,却明白不是什么好言语,微微皱了皱眉,不作理会。上断头台在女子3000米接力半决赛里还有一碗断头酒喝,只须看好冰灵,让他叫一会儿又何妨。蚂蚁的愤怒,人何尝会放在心上。

满江红跳着跳着,悄悄往前挪动了三步,沉肩曲腰,便要向玉阳子的背心撞去。

没奢望打败强大的牛鼻子,只盼能够把他撞落悬崖。大不了自己一同掉下去,有“蚂蚁搬家”神功护体,也许大概可能……不会摔个稀巴烂吧。月亮粑粑的,以前倒是想过练“跳楼神功”,可从来没有想过从这么高的悬崖跳下!

他身子才斜,就觉得周遭空气一紧,好似一副沉重坚硬的铠甲遽然套在了身上,动弹不了分毫。而玉阳子依然背对他站立悬崖边,凝神眺望研究院火光冲天。

满江红连大气都喘不过来,干脆省diǎn力气闭上了嘴,一边心里暗骂这牛鼻子看似迂腐,其实阴险得很,一边想这门功夫莫不就是江湖传説中的“气锁”?xiǎo爷失去重心了也不倒下,这不科学呀!

他听花戎讲过,修真界自从踏入红尘,同武林人士在争斗中,有四门功夫最为厉害。一是仙人谷的“气刀”,锐利无匹;一是桃都派的“气锁”,禁锢无双;一是蜀山派的“飞剑”,神妙莫测;一是南海派的“惊神刺”,防不胜防。

这牛鼻子是南海派的,施展的该不是“气锁”,却有异曲同工之妙。记起来了,非常像南星xiǎo屁孩在擂台周围搞出一朵青莲花,只不过缩xiǎo了许多,也厉害了许多。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赶快想想,那朵青莲花是怎么被打破的……

“爸爸……”

冰灵突然发出悲怆的呼喊,朝悬崖边奔去,才跑两步便如满江红一般动弹不得,喉咙里发出了呜呜的哭泣声。

研究院广场上的光球炸开,三个人成了滚地葫芦。

满江红汗出如浆,也不枉费力气挣扎了,一边远眺着研究院,一边使劲回忆。南星的青莲花一共出现两次,第一次被天空的一枪击溃,第二次在花戎同郭春海决斗时,是气浪撑破的?还是郭春海倒飞出去撞破的?

还没等他理出个头绪,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一朵黑云从天而降,笼罩研究院广场,顷刻间飞沙走石,火光熄灭,令人根本看不清下方情形。

云阳子一晃消失了,满江红与冰灵同时跌倒在地。

他头晕脑胀,耳中似有千万只马蜂在飞舞。她则抱头缩成一团,状极痛苦,呻吟出声。

满江红一骨碌爬起,一个箭步冲到她身前,单膝跪下急问:“怎么啦,冰灵你怎么啦?”

“我,我……好像有一把钢针扎进了脑子,好痛!”冰灵额冒冷汗,嘴唇都快咬出了血。

满江红瞬间顿悟,这是神识攻击!

那朵黑云拥有庞大无匹的神识,一diǎndiǎn无意外泄,就令得五、六里外山头上的宗师高手感受如斯,研究院里岂能有活物?

三年前的虎渡河之夜,高功道人的神识如同钢索扫过河面,比起今天的玉阳子还强一筹。可要是同这团黑云一比,那可真是萤火之于皓月,滴水之于沧海!

满江红赶紧挪动一下身体,挡在了悬崖前,感觉耳中蜂鸣渐息,看到那团足球场大xiǎo的黑云迅速上浮。

这是个什么状况?龙九説过《光明世界》里可能藏有魔鬼,难道会是天魔临世任何我们最终为之提供SEO服务的客户都要尽量成为自己的成功案例?同这么高大上的生物有联系,难怪龙辰有恃无恐。

月光又照了进去,广场之上果真再无一个站立之人,却见通往院门的大道上,一人怀抱着一位长发女子,一个没头盔的“奥特曼”跟在后边。

“快看,冰灵。你爸爸没事,南海派全死光了!”

满江红从前面那人的衣装身形,一眼就认出了龙辰,激动地叫唤起来。

冰灵被他挡在身前,好受了不少,停止了呻吟。听他这么一叫,立刻探出头看,破涕为笑,欢喜地説道:“是爸爸,是爸爸同蝶舞阿姨。哎呦……”迅速把头又缩了回去。

“江红哥哥,你帮我好好看着爸爸,好吗?我一伸头,脑子就针扎一样痛。”

“好!”

满江红动了动,把她遮挡得更严实一些。

月光下,龙辰抱人走得飞快,转眼没入了楼群阴影。

那团黑云悬停在研究院上空一千多米处,缓缓转动,扭曲翻滚,状极狰狞,满江红却越瞧越喜欢。管你什么妖魔鬼怪,来得好呀,实在来得太及时,太好了!

“你……你为什么会没事?”

突然传出一声惊惶怪叫,把满江红吓一跳,循声望去,只见鹰首石的巨喙下,一双绿莹莹的眼睛有如鬼火盯住了自己,手拎拂尘的身影筛糠颤抖。看起来,那块大石头也不能隔绝黑云的神识辐射。

“切,早就説过,老子是天神之子,你偏不信。”

满江红急忙搀扶起冰灵。

乖乖隆地洞,这牛鼻子阴魂不散,乘他还不敢冲出来,得赶紧跑路。

“不,你不是天神之子,是天魔之子!那团黑云暴戾无比,毫无神圣气息。既然不能伤你,你们必定系出同源。”

巨喙的凹处身影抖动,踏出半步又缩了回去,声调惶恐而又不甘。

“那好呀,xiǎo爷的兄弟在天上瞪着呢,你出来咬xiǎo爷试试看!”

满江红xiǎo心翼翼地环抱着冰灵的肩膀迈步,一边死死盯住气急败坏的玉阳子,一边在心里祈祷。黑云老大呀,您老人家千万别散成一朵雨云,回去我给您烧高香了!

乌鸦嘴往往是最灵验的!

就在此时,天空突然明亮,一道白光似神剑插下。

炙热白亮到不可逼视的光柱,正中黑云核心。

一声痛苦的咆哮从云中传出,磅礴的精神威压顿时失控,碎成千万尾蜂针扎向四方。

玉阳子发出一声凄厉惨叫,冰灵痛苦地呻吟一声,又抱头蹲下了。

满江红如被大锤砸中了脑袋,一阵阵眩晕,却还站立得稳。

黑云在一击之下分裂成五朵,中心云团急遽攀升。

高空之上,白光再次闪耀,如天神亮剑。

黑云顿时碎裂成无数片,神剑亦不知其所踪。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似江海凝清光!

这一刻,有无数人遥观天空,全傻了,敬畏无以复加。

明月朗照,山岗之上,一个披头散发的中年道士拦住了两位少年。

“呵呵,刚才是开玩笑的,有话好好説!您老这么快就能缓过劲来,实在令人佩服!”

满江红作了个揖,走上前两步,挡在冰灵身前。

“缓你妈头,两个都别想跑!”

道士破天荒爆出粗口,脸上一条条汗迹沾染了青苔和灰尘,跟绿皮西瓜似的。

“别骂人呀,我只不过想探讨一下而已。您难道没有发现,搞科技的反而神识强大,搞修真的反而搬出了激光武器,情况很不对头呢!”

玉阳子不搭话,呼哧呼哧喘粗气,额头青筋暴出,横端着的拂尘微微颤抖。

哦呵,感情这厮受伤颇重。那还浪费个屁的口水,拼了!

满江红想也不想便疾跨一步,挥拳击出,一边大喊:“冰灵,快跑!”

拳头才击出一半,空气一紧,身体似乎又被套进了铠甲。只是这一回,感觉有松动的余地。

满江红一声怒吼,浑身肌肉几乎崩裂,奋力一挣。那件无形的“铠甲”寸寸碎裂,行动又恢复了自由。

“你快走!”

一股浩瀚的气息从身旁掠过,冰灵如离弦之箭,脚不沾地,疾射而出。

玉阳子的修为远远高过二人,受到的损伤也严重得多。他知道冰灵击败了张三,又同几个炼气四层的弟子对过掌,眼下虽是强弩之末,却也不是神识差diǎn被黑云击溃的自己可以抵挡。当即一退十几步,拂尘一抖,一团光影扑出,迎风便长,却是一头巨鲨,獠牙森森,血盆大口,灵动宛如活物。

冰灵双掌拍中鲨头,鱼身一阵扭曲,立刻光影溃散,好似打乱了万花筒。而她好半天才凝聚的一diǎn真气也在这一击中耗尽,吃那鲨鱼一撞,顿时倒飞而去,眨眼间便越过悬崖。

她突见前面一遍空茫,下方粼粼波光,心里一慌,“啊呀”惊叫着,手舞足蹈,身子遽然下坠。

满江红才挣脱空气枷锁,就看见冰灵扑出后又倒飞掠过,心知坏了。想也不想便脚下一蹬,身子后仰,有如装了机扩一般弹射出崖,一手捉住她的脚踝,双腿却挍向挂在崖壁的几根黑粗藤蔓。

藤条“喀嚓”绷断,似乎一diǎn都不受力。

月亮粑粑的,真的diǎn背!他想起来了,先前大海起火,这崖壁被烧过了一遍。真应了康节那句话,这可是断龙势,死地绝地,而不是飞龙在天,元亨利贞!

风声呼呼,他头下脚上地坠落,手臂后伸牢牢抓住冰灵的脚踝,却望见崖dǐng突然发生了一幕奇景,实在是大快人心。

只见杀千刀的牛鼻子正探头探脑,一道白亮的光柱从天而将,正中其dǐng心,顿时整个人爆炸开来,变成了一蓬血雾。

这,这又是什么状况?

莫非神仙又显灵了?

这完全是一笔糊涂账嘛。

你丫灭了黑云又灭道士,我是该恨你,还是该谢你?

你丫早一秒动手,我也不会掉进海里,逗我玩呀!


佛山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
宝宝拉肚子能吃水果吗
铜陵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