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文猎手第十三章生存法则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符文猎手 第十三章 生存法则

这片森林本没有名字,在地图上它只是云雾山脉北麓的一部分。(首发)在普通人类眼中看不到尽头,似乎无边无际的绿色山脉,和占据整个西部世界的“翡翠之海”大森林相比,就像是星星和月亮一样的差距。

但即使是这样,它仍然是一片真正的“原始森林”。这个词语意味着从上古时代至今,此处还从未被任何非自然文明种族所征服。且不说那些潜伏在森林深处的野兽、亚龙、巨型食肉植物、甚至是不可知的上古生物,就连这座森林本身,也已经进化成了某种人类难以理解的生命形态。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这片山脉之中也可能会孕育出自然神系的半神,甚至是真正的神灵。因此即使它永远沉默着,看上去如此安静,却没有任何人敢于贸然侵犯。

除了自然神系的信徒,或者本身处于森林自然法则之中的“猎人”,即使是再精锐的战士在这里也不敢说自己能全身而退。

“自然的法则核心既是生存,物竞天择,优胜劣汰。”

“所谓的生存能力,并不一定需要锋利的刀剑,或者强大的力量。森林中的每一种动植物都自有其生存之道。”

三两下砍开挡路的矮灌木丛,埃尔收回斧子,将劈砍下来的枝条踢到一边。

“从我们人类的角度来说,想要在森林中生存,就要发挥自己最大的长处。我们的身体比那些野兽脆弱,但头脑却比他们聪明。”

森林中的很多生存经验,都是埃尔自己用自己的性命一点一滴积攒起来的。只有真正进入森林才会明白,很多理论性的东西并不适用。

想用语言来描述森林中的危险,无论什么词语都是苍白无力的。也幸亏他从小就在学习养父讲故事的本领,知道如何组织语言,换做另外一个猎人,把舌头嚼碎了恐怕也说不出什么东西。

埃尔带着蒂雅娜和提卡深入森林已经几个小时,他们沿着一条山间的溪流行走了一段时间,在太阳升到头顶之前又一头钻入森林。之后直到现在,周围都是无穷无尽的参天大树,没有任何其他的可参照物,也没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道路。

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遇到一头真正具有威胁性的野兽,这也要归功于埃尔对兽群领地的熟悉。不过短暂的安全往往会令人麻痹大意,两个女孩子明显已经放松了警惕心,这让埃尔大为头痛,不得不学着老婆婆一样唠唠叨叨,反复地提醒她们打起精神。

提卡背着大大的背包,里面的食物再次被埃尔抛弃了一大半,塞进一堆稀奇古怪但又重量不沉的东西。背包的外面绑着平底锅和其他厨具,看上去十分滑稽。小女仆对此毫无自觉,反而是兴致盎然地欣赏着一路上的风景。她的体力其实不差,只是之前没有在外旅行的经验而已。

蒂雅娜低着头跟在后面,抿着嘴唇,苍白的面孔因为长途跋涉而泛起红晕。埃尔没有让她负担多余的包裹,同时也刻意放慢了脚步。但终归是身体没有完全恢复,长时间的跋涉让少女走起路来已有些摇摇晃晃。

由于早上情绪激动之下闹出的尴尬,冷静下来的蒂雅娜只觉得无地自容,强烈的羞耻感令大小姐一路上都没有开口再向埃尔求助,只是咬着牙一声不吭地跟在后面。

好在每当她喘息的声音稍重时,前面都会伸过来一只善意的手,抬起头便能看到提卡活泼可爱的笑容。

昨天晚上,两个女孩在一个被窝里小声嘀咕了半宿,起床后就成了彼此熟悉的好朋友。提卡虽然对埃尔的花心非常不满,却没有责怪蒂雅娜的意思。以女人的直觉,她早猜到蒂雅娜就是制药拯救村子的那个人。她之所以跟着埃尔离开村子,除了对他的依赖之外,也隐约察觉到了他的真实意图。

如果能够帮助蒂雅娜来回报这份恩情的话,她也愿意付出努力。

“谢谢你,提卡。”蒂雅娜真心实意地说。虽然不是故意为之,但事实是她确实为了消灭敌人而利用了提卡,还差一点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即使是现在女孩也有足够的理由对自己产生敌意,但她还是选择了宽容。

“没关系,要是走不动了就说出来。”提卡小心地拉住蒂雅娜没有受伤的手腕,她的额头也蒙上了一层细汗。

不知道目的地的盲目旅行往往会使人产生额外的疲劳。

听着身后逐渐虚浮的脚我们也有选择步声,埃尔不由得想起他曾遇过到的那只筋疲力尽的幼鹿。他远远地看着那头小鹿不知道被什么野兽追赶着,慌不择路地逃到陌生的林地里。

幼鹿倒在一棵看似普通的大树下,没几分钟的功夫,就被树上垂下的藤条捆得结结实实。等他走过去时,那里只剩下了一团血肉模糊的肉酱。

白天的森林中,野兽的威胁其实并不大,绝大多数食肉猛兽都属于夜行动物。最大的危险,来自于森林本身――你不知道哪一种生物喜欢吃肉。

三个人目前所在的地方,看上去基本都是普通的杉树,表面上似乎没有危险,十分安静。

然而在猎人的经验中,安静有些时候并不一定是件好事。

森林中孕育着千奇百怪的生物,多多少少的总会产生一些声音。最普遍最喧闹的声音莫过于飞鸟的啼鸣,然而这些小东西的感知也最为敏锐,它们远远地发现威胁就会立刻逃散。

当你发现周围突然安静下来,连鸟儿的声音也消失的时候,往往也就意味着你已经踏入了某种存在的“狩猎没念完高中就辍学了场”。

在杉树林下的灌木丛中,隐藏着一些看上去毫不起眼的荆棘枝条,只要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在那些棕褐色的荆棘藤条上,生满了锋利尖锐的倒刺,上面隐隐散发着尸体的腐臭气味。

树根下铺满落叶的腐土中,东一簇西一簇生长着嫩嫩的碧绿青草,只有通过洞察符文的力量才能发现那上面笼罩着一层微光。若是能看穿那层幻象的话,就会发现那而是要让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草丛之下赫然残存着累累白骨!

可想而知,如果无知的旅者将这里当作休憩的宿营地,用不了半个晚上,就会被吃得干干净净是这所学校的教育宗旨,连一副完整的骨头架子都剩不下来。

埃尔停下脚步,示意两个女孩紧跟上他,没想到提卡亦步亦趋地跟在自己身后,一不小心没留神,直接撞到他的胸口上。

“唔……”提卡眼泪汪汪地发出悲鸣,捂着撞疼的鼻子,满脸困惑地望着埃尔。

“小心一些,我在你们的鞋子和手上撒了草灰,可以驱虫,但不能掩盖血肉的味道。别用身体轻易去接触任何植物。”

埃尔看了看两人的状态,不由得摇了摇头。他一个人翻山越岭的速度要比现在快好几倍,带着这两个没有经验的女孩子还真是耗费心神。

他拉住蒂雅娜的手,弯下腰,在少女的惊呼声中将她横抱起来。蒂雅娜的身体很轻,对他而言不算是负担。

“咦?!”提卡惊异地睁大眼睛,嘴巴委屈地撇了撇,小声嘀咕起来。

“主人真是好色的坏蛋!在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也就算了,还要趁人之危动手动脚。喂喂喂,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在呀……明明我也很累呢。”

“早点赶到下一个安全的宿营地,你也能早点休息。”埃尔敲了敲小女仆的脑袋:“敢对主人发牢骚,晚上不许吃饭。”

“欺负人!欺负人!”提卡捂着脑袋小声地碎碎念。

“女仆不就是用来欺负打骂的么。”

埃尔火上浇油地回答,不出意料地遭到了小女仆用手指戳后背的威胁。这样打闹了一下,终于让提卡也恢复了精神,队伍的速度一下子加快了许多。

“谢……谢谢。”蒂雅娜红着脸,趴在埃尔胸口轻声说道。月白色的发丝从她耳边垂下来,擦过埃尔的脸颊。

怀中温暖而又柔软的身体,让埃尔免不了又开始心猿意马,但背后隐约传来的杀气让他暗自告诫自己,最近肉吃多了有些上火,但脑子一定要保持清醒。

蒂雅娜的速度耽误了不少路程,虽然现在天色未晚,但森林中能安全过夜的地方也不是太多。埃尔迈开大步,加快了行进速度。

“我们要在太阳落山前翻过前面那座山,那边是熊族的栖息地,熊是为数不多的在白天活动的大型猛兽之一,它们的领地不会有其他猛兽出没,晚上很完全。”

想起自己遇到的那条倒霉的迅猛龙,埃尔摇了摇头,那毕竟是特例。在森林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谁也不敢保证百分之百的安全。只是自己和那些狗熊打过太多的交道,对它们的生活习性比较熟悉罢了。

“埃尔……先生。”蒂雅娜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几不可闻。

“嗯?”

“你准备,去哪里呢?”

“去南方的……”埃尔犹豫了一下,他倒是暂时还没有具体的目标,这片森林之外的世界他也不是很熟悉。

“只要能远离北方就好,但愿瘟疫就此止步吧。”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百度搜索:)(去读读om)(江苏)

长沙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哪家好
上海包皮过长哪家好
广州治疗早泄费用多少钱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