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近傍晚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时近傍晚,狂风怒吼,大雪下得正紧,“名剑谷”的红梅便在这鹅毛般的大雪中嫣然怒放,像煞了玉裹的胭脂,飞舞的雪花落到了谷中,一切都变得白茫茫的一片虚幻。

此刻,谷内人影如梭,川流不息。身材伟岸的司马琨正满面笑容地向每一位客人拱手致谢,只是他的眼神仍不时地望着门外,好像在盼望着一个人。原来,今天是名震天下的“名剑谷主”司马琨的四十寿辰,江湖各大门派纷纷赶来祝贺。其中不乏江湖名流:“铁掌天尊”柳大鹏、“花枪太岁”黄志豪、“双钩夺魂”李晓飞、“金刀判官”章修春、“飞针嫦娥”巩雪影等数十名豪杰。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司马琨有些失望地喃喃自语道:“看来苏兄今天又被什么棘手的案子给绊住了。”

这时司马琨的夫人“红袖轻羽”练玉裳提醒道:“时间不早了,该开席啦!”

司马琨恍然大悟,赶紧向众人招呼道:“各位请用酒!”

就在众人准备举杯畅饮时,大门“哗啦”一下子被推开了,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带着飞舞的雪花撞了进来。

司马琨一看,大喜过望,赶紧叫道:“苏兄这边请!”

众人一看,脸上立即流露出崇敬之色,纷纷起身寒暄,原来是“大漠神捕”苏无忌。

苏无忌在司马琨身边落座后,莫名其妙地吐出一句:“小弟跟踪两个江湖败类,居然到这儿给跟丢了,真是惭愧。”说完,就一言不发地仰首喝了一大碗酒,显得满腹心事。

司马琨知道他有要案在身,事情繁杂,也不打扰他,任其自斟自饮,借酒消愁。不知不觉间,时至二更,众人醉意渐浓,有不少人已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此刻,苏无忌早已酣声如雷,昏然入睡,不醒人事。而司马琨也东倒西歪,不辩南北。夫人练玉裳赶紧招呼徒弟们搀扶众人入房休息,自己也扶着司马琨进了里房……

三更时分,忽然一声惨烈而悲憾的惊叫响彻了整个山谷。

苏无忌翻身而起,飞奔向司马琨的房间,只见司马琨躺在地上,面色发青,显然在不久前刚刚死去。而司马琨的夫人练玉裳正晕倒在一旁,脸上布满了震惊与恐惧。

众人纷纷赶了过来,见此情景,不由目瞪口呆,齐声怒吼要严查凶手,为司马琨报仇。过了半晌,大家冷静下来,把目光齐刷刷地扫向苏无忌。

苏无忌冷冷地吩咐众人先把练玉裳救醒,他面色冷峻地望向窗外,寒冷的北风直朝房间里灌,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的雪花已经停了,在灯光的映照下,窗外那枝红梅似乎不堪重负,托着厚厚的一层白雪在风中摇曳不止。

不一会儿,练玉裳苏醒过来,她猛然抱住丈夫的尸体失声痛哭:“夫君,是谁害了你呀,你这一走,我也不想活啦!”哭声凄惨,撕人心肺,催人泪下。众人扼腕长叹,泪洒衫襟。

苏无忌默默地蹲在司马琨的尸体旁,面无表情地分析说:“从脸色上看,司马谷主是中毒身亡,依他这种身手,有谁会轻而易举地得手呢?我想,凶手一定与司马琨非常熟悉!”

众人面面相觑,猜不出苏无忌话含何意。练玉裳发怒了:“苏无忌,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我是凶手?”

苏无忌平静地说:“嫂子息怒,我没有那个意思,您如果想早日破案,就请听我的安排。”

“飞针嫦娥”巩雪影说:“对,苏神捕说的有理,能杀司马谷主的人一定不是外人,否则绝不会把时间拿捏得如此准确,说不定就在我们其中。”

苏无忌缓缓地点了点头,说:“不错,凶手很可能就在这个房间里,下面请大家不要走动,静候在下的排查。”

众人默默静立,不敢发出一丝声息,瞪大着眼睛看着苏无忌,心里纷纷猜测:看看大名鼎鼎的“大漠神捕”如何破案?

苏无忌问练玉裳道:“请问嫂子,你是何时发现大哥被害的,当时的情形是什么样子?”

练玉裳平静了一下情绪,回忆道:“在三更前约两盏茶的时候,你大哥因为酒喝多了,吐了我一身,我就到厨房里烧水洗澡,谁知当我洗完澡回来时却发……发现夫君躺……在地上……哇……夫君啊……你死得好惨呀……”

苏无忌等练玉裳平静了一会,继续问:“当时外面下雪了吗?”

巩雪影插言道:“没有,我当时出来有事,外面的雪已经停了。”

“哦?”苏无忌好奇道:“不知巩姑娘半夜出来从定点供莞生猪基地收购、调入生猪是为了什么事?”

巩雪影犹豫了一下说:“我当时感到口渴,就到厨房里找茶喝,正好遇到了练夫人,练夫人还替我倒了一杯茶。”

“不错,我当时正好洗完澡出来遇见了巩姑娘。”练玉裳证明道。

苏无忌不再言语,飞身跃上屋顶,他的轻功已达到踏雪无痕境界,身如轻燕地在屋顶四周查看起来。

凛冽的西北风宛如刀子一样割得脸生疼,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整个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偶尔有几片雪花被寒风从枝头吹落,在夜空中飘舞,仿佛一个个神秘而又诡异的精灵让人捉摸不定。

苏无忌放目细看,只见屋顶上落满了厚厚的积雪,尤其是那个矗立在屋顶上烟囱口,被积雪堆得很高,在夜色中发出莹莹的白光,煞是好看。忽然,在司马琨的房间顶上,他隐隐约约地看到一个浅浅的脚印,如果不是雪光的反照,还真不易察觉。

苏无忌一个“倒挂金钩”,身子轻盈地倒钩在屋顶上方的一根树枝上,盯着那个脚印仔细观看起来,那个脚印显然是一个男人的脚印,已经在寒风中结起了一层薄冰,鞋底上印有一朵梅花。他沉吟半晌,翻身跃下屋顶,毫无声息地落到房间里,不带有一片雪花。

众人对苏无忌的轻功暗暗喝彩,等待着他对案情作进一步分析。

苏无忌淡然道:“根据我刚才在屋顶的仔细观察,凶手可以确定是一个女人。”

众人震惊不已,纷纷把目光盯着巩雪影,因为在这个房间里只有两个女人,一个是练玉裳,天下哪有一个女人会杀自己的丈夫!?而另一个女人就是巩雪影,因为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巩雪影从小与司马琨是一对青梅竹马,但后来司马琨不知什么原因与练玉裳结为夫妻,一定是情杀!众人怒视着巩雪影,有几个人已拔出了武器,要不是有人阻拦,“花枪太岁”黄志豪当场就要向巩雪影发难。

巩雪影见形势不对,神色慌张道:“诸位不要误会,我不是杀人凶手!”

黄志豪怒吼道:“天下会有这么巧的事?你半夜三更找茶喝,司马谷主就不明不白地死去,说,你为什么要害死大哥!?”

“说!”众人把巩雪影团团围住,准备动手。

巩雪影愤怒地说:“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我是杀人凶手?”

苏无忌对面前的一切熟视无睹,他默默地来到司马琨的身边,伸手从对方的耳际后边拔出一根细小的绣花针来,那根针在灯光下发出晶莹的光芒,显然不是一般的绣花针,而是一种特制的暗器。

练玉裳见此情景,怒斥道:“巩雪影,你这个大名鼎鼎的‘飞针嫦娥’还有什么话要说?吃我一掌!”话音未落,身影已如旋风一般猛扑过来。

巩雪影见无处可闪,只得还起手来,一时间,两个女人宛如两只蝴蝶一般斗在一起,两人虽然出招轻盈,几无声息,但招招隐含杀机,一不小心就会毙命当场。

黄志豪大叫道:“各位快上呀,一起杀了这个恶妇替司马谷主报仇!”众人立即响应,拔出武器一拥而上。

巩雪影的武功与练玉裳原本在伯仲之间,现在一下子加入了这么多电商是百度不可不为的一个领域高手,如何是对手,立即险象环生,招架不住。

苏无忌猛然飞身而起,劲烈的掌风把众人震荡得四处散开,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巩雪影已被他一掌击中,身子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飘落在地上,气绝身亡。

众人莫名其妙地看着苏无忌,一时猜不透他突袭巩雪影的原因。

苏无忌不作解释,朝练玉裳拱手道:“大嫂,凶手已除,我看此事到此为止,留些精力明天为大哥举办丧事要紧。”

就在练玉裳开口之际,黄志豪突然发话了:“别忙,我觉得事出蹊跷,恐怕另有隐情。”

众人不知黄志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愣在那儿静听下文。

黄志豪说:“在下实在想不通,大名鼎鼎的‘大漠神捕’苏无忌为何不把巩雪影捉回去仔细审问,居然一掌把对方给结果了,是否有点说不过去?”

众人一听,立即看着苏无忌,静待他的回答。

然而,苏无忌却神态冷然,沉默不语。

黄志豪接着说:“刚才苏神捕飞上屋顶察看情况,怎么没叫上我们见证,恐怕别有隐情。现在我就与大家到屋顶上看看。”说完,他飞身跃上屋顶,众人也好奇地跟了过去。

不一会儿,众人翻身下来,一言不发地把苏无忌围住,一脸敌意。

黄志豪冷冰冰地对苏无忌说:“刚才大家在屋顶上已经看清楚了,那个带有梅花的脚印已经结冰,显然是在三更以前就有了,也就是说与司马谷主遇害的时间吻合,下面请大家抬起自己的脚,以示清白。”

众人纷纷抬脚,只有苏无忌无动于衷。

黄志豪问:“苏神捕为何不敢抬脚?”

苏无忌坦白道:“因为在下的鞋底上确有一朵梅花。”

“铁掌天尊”柳大鹏、“金刀判官”章修春怒吼一声,双双直扑苏无忌。这两位均是当今的绝世高手,出手之重,可想而知。

苏无忌面无惧色,沉着应战,以一敌二,丝毫不落下风。众人一见,纷纷跃身而上,加入战团。顿时,只见衣影飘飞,刀光剑影,不时有人中招倒地毙命。斗到最后,屋内仅剩下柳大鹏、章修春与苏无忌对战,三人显然都身负重伤,基本上已失去了战斗力。

就在三人苦斗之际,“双钩夺魂”李晓飞猛扑过来,双钩直取柳大鹏与章修春。然而,在他的双钩还没触及两人之时,苏无忌却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两掌分别击中在柳大鹏与章修春的胸膛上,两人惨叫一声,双双倒地毙命。

李晓飞大喜,转身直取苏无忌。招式奇绝,力道强劲,大有一招定乾坤之气势。

然而,李晓飞犯下了一个不可补救的错误:他太低估苏无忌了!原本精疲力竭的苏无忌一反常态,先是出手迅捷地打飞李晓飞手中的双钩,然后一掌结结实实地拍在他的胸口上。李晓飞惨叫一声,昏倒在地。

情势突变,黄志豪与练玉裳大惊失色。两人一个持枪,一个操剑,凌厉无比地向苏无忌攻了过来。

苏无忌身影如飞,穿梭于两人刀枪之间,姿态潇洒自如,不一会儿,就将两人双双击倒在地,爬不起来。

练玉裳怒视着苏无忌,恨声道:“姓苏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苏无忌笑道:“我想让大家看看你们自己露出狐狸尾巴的样子。”

黄志豪不解地问:“大家是谁?不都被你杀死了吗?”

苏无忌不置可否地发出一声长啸,声音清亮雄浑,令人血液沸腾,精神振奋。刚才还倒在地上的众人纷纷坐起身来,惊讶无比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像一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此刻,忽然狂风大作,天空中下起了彤云密布的大雪。刺骨的寒气一下子令众人清醒过来,大家纷纷站起身来,把苏无忌团团围住。

练玉裳与黄志豪吓得大叫:“有鬼啊!”

苏无忌哈哈大笑道:“他们不是鬼,只不过是我刚才在交手时点了他们的死穴,只需一个时辰就会自己醒来,如果在你们手上恐怕真的变成鬼了,我刚才一声清啸,已提前为他们打开穴道,下面就请他们听听整个案情的过程。”

众人大惊,原来事情是这样的:苏无忌在来为司马琨祝寿的途中,碰巧与黄志豪、李小飞同住一间旅店,而且就住在隔壁。那天晚上,苏无忌听到两人密谋奉命暗杀司马琨与巩雪影之事,只不过两人从始至终没有提及主谋,因此,苏无忌就隐蔽起来,静侯主凶的出现,他有意晚点赶到,给凶手留下匆忙印象以麻痹对方。在司马琨遇害后,苏无忌仅从与练玉裳的对话中就知道了她是主谋。于是,他假装上当,与众人产生误会,大打出手,真正的目的就是让凶手自己露出庐山真面目来,免得浪费口舌,拖延时间。在打斗的过程中,苏无忌总是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际点中对方的死穴,利用力道让对方暂时休克过去,产生被打死的假像。

练玉裳不解地问:“你是怎么从谈话中知道我是主谋的?”

苏无忌环视了一下众人,说:“练夫人亲口在大家面前说她是三更前起来烧水洗澡的,三更之时雪已停了,而屋顶上的烟囱口上面却堆着一层厚厚的积雪,如果烧水的话,烟囱口上面的积雪应该被热气所化,因此仅凭此一句话,我就推断出练夫人在说谎,真正的主谋就是她本人。但是,令人费解的是练夫人为何偷我的鞋把脚印留在屋顶上栽赃我。”

练玉裳惨然一笑道:“你是出了名的神捕,不杀你后患无穷。”

忽然,只见两个人从地上站了起来,一个是巩雪影,另一个竟是被暗害的司马琨。

司马琨悲痛欲绝地问:“夫人,你为何要杀我?”

练玉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恐得说不出话来。

苏无忌解释道:“其实司马琨根本就没有死,在练夫人扶他进房休息的时候,我已悄悄地点了他的周身要穴,任何毒物对他都毫无效果,在你偷我的鞋子上屋顶时,我却溜进你的房间,点了司马琨的死穴,让他暂时休克过去,并在他的脸上涂了一层青色。”

练玉裳突然丧心病狂地叫道:“司马琨,你当年与我结婚,其实还不是为了我父亲那本《红梅剑谱》,你从来没有真正地爱过我,你仍然爱着巩雪影,到现在为止,你总是对我不理不睬,这二十年来,我受够了,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因此,我与黄志豪、李晓飞约定,只要杀了你与巩雪影,我就将那本《红梅剑谱》送给他们。可惜我们这次没有成功,但是,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说完,她猛然从怀里抽出一本书,狂叫道:“我现在就毁了这本《红梅剑谱》,让你遗憾终生!”话音刚落,就抓住书本狠狠地撕了起来。顿时,只见纸屑纷飞……

司马琨猛扑上去,两只手指硬生生地 练玉裳的眼眶里,怒斥道:“你这个疯婆子,去死吧!”

练玉裳惨叫一声,气绝身亡。

忽然,司马琨像一尊佛像跪在地上不动了,他的后脑勺上插着一把密密麻麻的飞针,不一会儿,就倒地而去。

巩雪影泪如雨下:“司马琨,当初你为了《红梅剑谱》负我而去,今天又杀了一起生活了二十年的妻子,你还是人吗?”说完,掏出一把飞针猛然插在自己的咽喉上……

苏无忌长叹一声,撇下呆立在场的众人,黯然下山。

此刻,寒风怒吼,暴雪狂舞。窗外,那枝红梅再也不堪承受那郁郁的深雪,洒将下来,化成满天的琼瑶。

作者:邹进

通联:江苏省大丰市文联邮编:224100

共 54 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都说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有谁知,这皑皑白雪下,也可以变成人间屠场!名剑谷内,群豪毙命,谁是凶手?真相扑朔迷离。妻子找人杀害丈夫,已然出人意料,而丈夫抛弃旧爱,只为了一本剑谱!多年的心愿眼看毁于一旦,更不惜杀人泄恨,而最终杀人者也会被杀,究竟又是谁杀了这个曾经“名震天下”的大侠?精彩故事,还需自己品读,感谢作者带来的好文,推荐。【:上官欢儿】【江山部 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5:11:44 都说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有谁知,这皑皑白雪下,可以变成人间屠场!名剑谷内,群豪毙命,谁是凶手?真相扑朔迷离。妻子找人杀害丈夫,已然出人意料,而丈夫抛弃旧爱,只为了一本剑谱!多年的心愿眼看毁于一旦,更不惜杀人泄恨,而最终杀人者也会被杀,究竟又是谁杀了这个曾经“名震天下”的大侠?精彩故事,还需自己品读。

2楼文友: 12:24:11 雪舞漫天的爱恨情仇,名剑谷内月黑风高,不尽的杀戮在夫妻之间产生。苏无忌深筹妙算终阻拦不了江湖征战杀伐的悲惨命运。故事情节一波三折,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欣赏,阅读。 文学爱好者

回复2楼文友: 10:2 : 4 谢谢老师鼓励!

楼文友: 11:26:59 男人为了名扬天下想尽一切办法得到剑谱,不惜抛弃自己的青梅竹马,妻子又因为丈夫的青梅竹马杀害丈夫,那个以为筹划周密的苏无忌最后没有没有预料到的悲惨结局。小说情节跌岩起伏,令人浮想联翩,语言精致优美!欣赏!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喜清宁,崇尚简单。

回复 楼文友: 10:2 :11 谢谢老师鼓励!

广元男科医院哪家好
小孩子健脾胃食疗方法
辽阳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