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然心动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5-13

一、

下午四点多,雨旭照例来到距城里四公里多的双江水库。他喜欢这里的宁静,就象一颗无人打扰的灵魂,在这他可以喃喃自语,也可以默默无言,还可以对着山坳大声地呐喊,听那阵阵回音缭绕,最后跌荡于山水之间。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他再熟悉不过了,多少年来,他看着它们发芽,抽蕊,看着它们花开花落,而这池清水永远以它宽阔的胸怀包容他的喜怒哀乐。

今天,雨旭特地选择水库闸门上方那根水泥柱作为跳台,比平时入水的地方高出好几米,此时的他就象一根高度压缩的弹簧,猛地蹦了出去。不一会太阳被一大片乌云罩住,水面也起了风,泛起粼粼涟漪,风掠过山岗的开阔地,响起一阵鸽哨似的尖声,时而几声归鸟的鸣叫,让人感觉有点毛骨悚然。

雨终于来了,水面冒起许多泡泡,如烟如幻,缥缈中耳边响起“叮咚叮咚”的鼓点,一位伟大的鼓手正倾情演奏着。今晚,他似乎体力特别旺盛,越游越快,完成平日里的来回一千米游程后,仍泡在水里,斜靠着岸堤,背上的杂草拔撩得他有些痒痒,他用力往背上抓了一把,摇晃着甩掉头上的水珠,随后,来个长长的深呼吸,便重新钻入水中。可是用力一阵之后,雨旭渐渐感到有些吃力,于是赶紧掉头,他心里清楚,这个水库很少有人光顾,只是偶尔会碰上一两个进山的农人,万一自己有个什么闪失,那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当他爬上站台,已是筋疲力尽,倒头便躺了下去。这时雨是越下越大,狠狠地敲击他的胸膛,冲刷他的脸颊,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脑髓和内脏都被完完全全地冲洗一遍。突然,他觉得一股巨浪在体内汹涌澎湃,夹杂着咸咸涩涩的味道,直往上涌,顿时泪水混和着雨水从脸上静静滑落。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雨旭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嚎啕大哭起来。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雨旭缓缓站起身来,攥紧拳头,向空中一挥,声嘶力竭地大叫“啊……”,声音没有象往日那样在山坳里回荡,很快便淹没在风雨中。

回到家,黑灯瞎火,悄无声息,雨旭猜想赤玫一定又到楼上同事家打牌了。他径直走进卫生间冲洗,换下那身湿漉漉的衣服。这时肚子开始咕咕叫,他盛了碗南杏参地老鸭汤,一口气喝完,饭却没有胃口吃,抓起一块骨头就向书房走去。这么多年来,他们很少聚在饭桌上一块吃饭,就是晚上睡觉也是在各自的房里,互不干涉。家里总是弥漫着一种沉闷的空气,令人压抑。凡是节假日,雨旭都会选择外出,独自旅行已成了他最大的爱好。

二、

又是一个暑假,雨旭卸下一切纷扰,背上行囊,再次踏上云南那片神奇的土地。当他扑进大自然的怀抱,吸取天地之精华,容纳百川之灵气的时候,他觉得山如翩翩少女含情,水似脉脉仙子含笑,心情随着云雾飘荡。路过古刹寺院,看香火袅袅,听禅语声声,悟人生之苍桑,道命运之跌宕。雨旭不喜欢跟团,他喜欢把自己全然融入山水之中,随心随性地拍摄照片,了解当地风土人情,感受大自然的恩赐。那天,他为了拍摄梅里雪山,真正体现藏族人民朝拜的圣地,等待一匹入画的神马,他足足等候了几个小时,欣喜之余才发现自己又饿又渴。傍晚时分,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小吃店,迫不及待地向老板要了一碗凉伴面,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站在不远处,定定地望着他,看到他狼吞虎的样子,吃吃地笑了起来,当雨旭站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她轻盈地走过来,问:

“大哥,你也是老北京吧?”

“对啊,你…..”

未等雨旭说完,女孩子就自报门户了:“我叫雅琴,也是北京来的,听你口音象是老乡,我们下一站去丽江,你呢?”雨旭重新坐回位子,叫雅琴的姑娘也跟着在对面坐下。雨旭告诉她,他将要到西双版纳去,姑娘有些失望,因为她也是一个人出来的,难得在外地遇上老乡,却没能同行。“还好,今天晚上我就找你聊天吧,请问你住哪个宾馆?几号房?。”雅琴连珠炮似的,“哦。”面对如此率真的女孩,雨旭的脸微微有点红,竟然有点语塞,不敢看着她的脸,顿了顿才说道:“这样吧,我给你,到时联系。”他来个缓兵之计。雨旭的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包,雅琴看在眼里,微微地笑着。

回到酒店,雅琴打开电视,往床上一躺,她觉得有些累。离婚后的第一次旅行,她特地选择这个美丽而充满神奇色彩的云南,希望能给自己心灵上的阴霾带来一线光明。出来几天,游历了梦幻般的世外桃源,涤荡心灵的人间仙境,确实使那份压抑太久的苦闷有些云开雾散,只可惜一路没有个说话的人,突然想起刚遇到的那位老乡,他有一双忧郁的眼睛,少言并有些孤僻,特别是他的目光与那些咄咄咄逼人的眼神是多么不一样,她渴望能和他聊聊,于是心急火燎地拔通了雨旭刚才留给她的号码。雨旭在那头告诉她,他已离开,要往西双版纳去。本来雨旭想住下来休息一晚,但他感觉自己想要的东西已经得到了,而对期待的东西则会迫不及待,于是匆匆离去赶往下一站。挂了,雅琴坐在床上呆呆地看着电视机。

四天后,雨旭结束了云南之旅,直奔桂林而去。车在曲曲折折的山道间颠簸,又困又累的雨旭迷迷糊糊地睡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一阵猛烈的撞击,雨旭感觉全身被抛了出去,头重重地敲在前面的靠背上,等他反应过来,才知道原来车子已完全失控,一阵横冲直撞后,正冲向左侧就是万丈悬崖的路段,护拦一个个被撞坏,却没能阻止这匹脱缰的野马。此时车内一片惊恐万分的尖叫声,有哭喊的,有哀嚎的,混乱不堪。雨旭闭上双眼,脑海闪过许多灾难影片里的惊险镜头,仿佛感到自己正从悬崖上往下坠落,失重的心提到嗓子眼,人生由命,莫非自己的结局真要如此?

突然车内更加燥动起来,原来前方出现一个转弯,恰巧有个坳口,司机瞧准机会,引着车子直向坳口撞去,车子发出长长的擦刺声,再往山上挪了挪,终于停了下来。惊魂未定的人们长长嘘了口气,足足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啊!

雨旭到了桂林,马上把这个惊险的遭遇发短信一一告诉朋友,最后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才想起是梅里雪山碰到的老乡,虽然连她的模样长得怎样都没记下,他还是给她转发了那条信息。没想到一会她回过这样一条信息:看到你的遭遇,我忍不住哭了。雨旭的心砰然一动,这真是个特别的女孩!

三、

雅琴回京后,生活重新回归平静。可雨旭的那条短信,让她重新忆起那双忧郁的眼睛,雅琴的话匣子因此打开,一有空闲,她就抓起给雨旭发信息,问候的,祝福的,她甚至想知道雨旭玩得是否开心。

雨旭的旅行就是与众不同,到桂林后,他选择的是徒步游漓江。沿着漓江江畔,踏着清幽的小径,观赏着山之奇,水之秀,石之怪,还有不时响起的短信铃声,让他那紧绷的神经,压抑的情愫,痛苦的内心仿佛一下子释放了。连绵的山峰,如同姑娘飘展的舞裙,倒映在水中,他总感觉象个姑娘的笑脸在晃动,轻舟划过,她便淘气地躲了起来。虽然雅琴人在天边,可有她的短信陪着却感觉如此温暖,雨旭第一次无心拍摄,全心陶醉在充满诗情的画卷中。许多年来,他喜欢独自行走在山水之间,与人的交往就如微风划过的水痕,可雅琴那句“好想随你而去!”的话,久久萦绕在他的心头。雅琴是个可爱的女孩。

回京后,雨旭想犒劳一下一路短信陪伴他的雅琴,雅琴听后高兴得象个孩子似的,竟然在里就咯咯地笑起来。雨旭选了个比较安静的饭馆,临靠窗的位子坐下。第一次发现街上竟有如此熙熙攘攘的人群,看他们彼此擦肩而过,猜想会有几人能在人群中认出对方?雨旭嘴角微微上扬,暗暗笑了起来,自己会不会在某个时候,某条大街上也曾与那个女孩如此擦肩而过?正在沉思间,门口跳进一个女孩,探着头,正在左右顾盼地搜寻着,只见她身着一件浅蓝色套裙,脚穿一双乳色中跟凉鞋,微胖的脸上一双大大的眼睛,雨旭一怔,似乎有点眼熟,莫非就是她?雨旭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女孩看见,笑着跑了过来。“大哥,你让我好找哦!”口里喘着粗气,手则在脸上不停地扇着风。雨旭忙倒了杯茶递给她,指着刚才自己坐的位置,“先坐下再说吧。”因为那位子正对着空调,雅琴不客气,一屁股坐了上去,雨旭则在对面坐下。经过几天远隔千山万山的短信交往,两人已象相识很久的老朋友,雨旭也不再有一丝拘束。今天雅琴把头发盘在脑后,显得成熟好多,可那张微圆的脸则总显得有些孩子气,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直含着笑。饭馆里的客人不多,几张桌子上大都是坐着一男一女的年轻人。播放着一曲古典音乐,叫不上名来,轻缓抒情。菜很快上来,都是雅琴点的,他们边吃边聊,其实都是雅琴说,雨旭在听。突然雅琴停下来,侧过脸,

“你就不能把旅行的趣事说来听听?”

“呵呵,”雨旭笑了两声,摆着手,“没有什么好说的啊。”

“那天遇难的事,我听了都哭了。”

谈起那件事,雨旭的脸马上凝重起来,死里逃生的一劫,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雨旭开始讲述那天的事发经过,绘声绘色的描述,偶尔还比画着动作,让雅琴看到了一个惊险万分的场面。看到口若悬河的他,雅琴感觉和那天的雨旭简直判若两人。

这时响起的音乐是《高山流水》,他们不约而同停下交谈,全神贯注地倾听着,悠扬、婉转、优雅的神韵此起彼伏,潮起潮落,仿佛袅袅轻雾缭绕心坎,宁静、淡薄、儒雅,一种水的温柔,一种恬淡的冥想。雨旭情不自禁吟出子夏卜的诗句:

“瑶珠坠涧水连阶,甘露凝河浪破玦

霄汉湍流弦上瀑,心犀钟鼓渚舟约。

峨峨操手凡天造,耿耿琴怀大地觉。

隐市不甘输月日,断弦只为锁残缺。”

雅琴双手支着脑袋,侧着身子静静地听着,眼里微微有些湿润,心里泛起层层涟漪。听完曲子,雅琴抬起头,抹了抹了眼睛,雨旭笑着打趣她:“真是个爱哭的小孩!”

四、

时光在音乐中流逝。自从离婚以后,雅琴就住在幼儿园的老师宿舍里,平时很少有人住在那,娘家又离得远,每逢节假日,她就感觉特别孤单。今天,雨旭陪她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临走,她向雨旭要了号,如果有空,还能在上聊呢。雨旭暗里发笑,上多年,他的上还只有寥寥几颗星星呢,他一般都不大上,感觉那是浪费时间。他喜欢文学,爱好摄影,常常都是阅读与这些方面有关的文章。

回到家,雨旭在电脑里找到那首《高山流水》,一遍一遍地听,虽然以前也经常听,但今天的感觉真的不一样,犹如自己完全融入其中的意境,感触很深。赤玫还没下班,他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准备晚饭。和赤玫结婚快二十年了,可是两人却越来越形同陌路,同在一个屋檐下,就象两个合租的房客,话不在一块说,饭不在一起吃,就连睡觉也都不在一个房里,想到这,雨旭一阵心痛。本来他们的关系不错,原来是大学同学。自从赤玫发现得了乳腺癌后,她就象变了个人似的,脾气变得很暴燥,特别是做了切除手术之后,她连话都少说了,每天躲着雨旭,吃过饭就跑去跟别人打牌。雨旭明白她的心思,曾经苦口婆心地劝她想开些,身体健康才更重要,外观美不美又何妨呢?他也决不会因此而嫌弃她的。她是个医生,看到过许多女孩子去做丰胸手术,而如今,自己连一个完整的胸脯都没有了,更谈不上美胸。她实在没有勇气面对雨旭,更没有勇气面对自己。

吃过晚饭,雨旭一任音乐在空荡的房间里倾泻,他随意地登陆,一个添加信息弹出,他料想该是雅琴的,于是点开,果然是她!

添加后发出问候,她很快回了个快乐的笑脸。而雨旭故意发去一个苦脸,雅琴忙问:

“怎么了?”

“呵呵”

“说嘛,什么事,整个下午不是好好的吗?”

“一言难尽”

“我们不是一起听了《高山流水》吗?有什么话还不能对我说?”

“我知道你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但我的苦恼真不好对你说的。”

雨旭实在不习惯这样的聊天,感觉有点言不由衷,本来他很想向雅琴诉说自己的苦恼,但看到她忽闪忽闪的头像,就如同面对她扑闪的大眼睛,怎么也开不了口。

“那好,有机会再说吧,但我希望你能开心。”

“谢谢”

雨旭退出后,心情却怎么也不能平静,雅琴甘爽甜美的笑声,温柔体贴的话语,盘旋在脑海,挥之不去。雅琴不但是个容易哭的女孩,更是个喜欢笑的姑娘。

五、

清晨起来,雨旭就跑步上了双江水库,到那游泳已经成了他的必修课,或早上或傍晚,十几年来,除了冬季,从未间断过(外出时间除外),他知道,象他喜欢的那种方式旅行必须要有一个健壮的体魄,还有顽强的毅力。比如上次徒步游漓江,从桂林到阳朔近百公里,如果没有一定的体力,哪能吃得消?泡在水里,雨旭会感觉特别舒服,也许他的前世就是一条鱼吧。他想起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一个会游泳的同学扶着他学,可后来竟丢下他,自个跑去捉鱼,全然不顾他会不会游。失去支撑的雨旭马上象个实心秤砣,不断地往下沉,求生的本能使他在水中拼命挣扎,后来,他惊奇地发现自己浮到了水面,就这样,雨旭学会了游泳。从此,他就和水结下不解之缘,是水,让他学会顽强;是水,让他懂得勇敢和拼搏;是水,让他成了一个有毅志的男人。

共 12194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与爱情有关的,往往最能打动人心。本篇也是如此,相爱本身没有错,错的只是他们选错了时机。小说的手法自然,对人物的把握也到位,情感也能做到跌宕起伏。这类的情感往往都很难找到出路,小说的结尾就埋下这个伏笔。【:红荆】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1:21:28 相爱本身没有错,错的只是他们选错了时机。

2楼文友: 09:21:15 小说描写了男主人公雨旭在精力旺盛的青年时期面对身体和生理病态的妻子的苦闷心里,在与雅琴邂逅并迅速投入爱河怦然心动的时候出轨了。后来的良心和道德观念的显现,作者用伏笔法巧妙的预示了主人公割舍了非分的爱情回归了正道。文章描写细腻周到,感情灼人,情节起伏跌宕。祝贺作者,希望读到你更高水平的大作!

早期脑梗塞
海口白斑疯医院
永州白斑疯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