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战场上被开过追悼会的幸存者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曾在战场上被开过追悼会的幸存者

我是原123师367团(塔山英雄团)五连(夜老虎)二班班长韦忠能,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荣立个人二等功,被评定为因战五级军人。

为保卫祖国边疆的安宁,打击越南黎笋集团的霸权主义嚣张气焰,支援柬埔寨人民的抗越侵略斗争,1979年2月17日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战斗。

1979年 2月17日凌晨3时,部队从广西那坡县北斗集结地出发,于8时许到达念井通天岭,在急造军路上搭乘坦克,于下午1时许在119号(现626号)界碑过境进入越南莫隆、通农。我连在367团2营穿插战斗序列编成内,搭乘坦克向越南高平省扣屯地域实施远距离大纵深快速穿插,协同主力部队,形成对内对外正面,断敌退路,阻敌增援,消灭高平地区之敌。

2月18日中午,我连穿至越南河安县外围,击溃一个加强排的越南守军,占领了敌军基地。我连如获至宝,一下子就地解决了全连及装备不足的问题。如教练班长黄仲岳出国前没能配上武器装备,现在就能直接配基本运行于5日均线下方上了一支五三式冲锋枪和。

2月18日下午约四时,二营决定在此地作短时休整时。此时,接友连通报,离该库基地南面无名高地背面约三百米处有股越军在活动,营指挥部有危险。

此时接连部命令,一排于是支持杜汶泽长韦尚院让我带领全班火速占领该高地制高点,并作好近敌战斗准备。我接受任务后,即带领机枪射手陈民政、副射手苏树新、步枪射手赵显文、黎灿文、胡仁忠、范细及四零火箭简炮排配属两名火箭简射手一起出发。当全班九个战斗队员火速抢占到山头制高点有利地形后,发现部分越军已冲到山腰,我当即令全班先敌开火,顷刻间五六式机枪,冲锋枪,半自动步枪,手榴弹声响成一片。一阵交火过后,越军丢下几具尸体后见势不妙慌忙转头后退串到山下树林中躲藏。敌人不甘心失败,在约一个小时内连续发起几次的冲锋,均被我军的强大火力压制,每次进攻都有越敌被歼。

由于山坡里林密树高,我们边开路边前进,减缓了速度,导致我方所抢占的地形位置并不理想,也没有时间构筑掩体,使得部分战友身体容易暴露在敌人视线中,犯了兵家大忌。但我们的战士个个英勇顽强,战术灵活,随机应变,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以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与敌人战斗。机枪正射手陈民政脸部中弹,左右贯穿无法包扎;副机枪手苏树新右中弹仍坚持战斗。我本人被子弹从右胸与冲锋枪子弹匣之间(因我胸前挂一排的冲锋枪弹匣)穿过打断肋骨后又击中右大腿,弹头嵌入大腿上半部,造成粉碎性开放性骨折。因为战斗注意力高度紧张集中,因此当我打完60发子弹,需要变换姿势更换第二个弹匣时,才发现自已右脚已经不听使唤了。一摸弹袋旁,手热呼呼的,回头一看,手全是血,才知道自已被敌人子弹击中了。

于是我把右手往草堆里抹,擦拭血迹,打开弹袋,取出新弹匣,退下空弹匣,再装上新的弹匣。这些连贯动作都是在极短时间内完成的。这时在我右边的赵显文战友发现我负伤了,就大声喊:“班长负伤啦!”当时我满脑子都是如何消灭敌人,立即回应道:“不要过来,继续战斗!”待我又向敌人发射了10多发子弹后,山下除了被击毙的十二具敌人尸体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外,再也没有发现有敌人向我们进攻的动向后,我下令停止射击,清点伤员。陈民政负伤无法讲话了,就向我作手势动作。苏树新替他向我报告:“班长,机枪被打坏了,无法射击了”盘点和清理武器后,我就命令把的战友背起来,撤离阵地。

当我们朝山下走不到三四十米就迎来了黄仲岳教练班长带着炮排的林明清战友上来接应。他说:“你们现在不能撤,把伤员原地留给医护队,其余战士跟我继续上山坚守制高点。”于是黄仲岳接替我带领其余战士又回到原来的阵地,待到连队派其他班排来接防时二班战士才安全领命归队。这场战斗的经过时间约一个小时左右。我们的战果很大,为二班荣立集体二等功做出巨大贡献。到连队后战友们七手八脚地帮忙安置伤员,卫生员赵家金给我们几个伤员包扎伤口,营部林陏生医助给我打了一针渡冷丁。赵显在络世界里文战友背我下山,他全身染红了我的血,有人问他:“你身上流那么多的血怎么还不休息一下呀。”他立即回答:“那是我班长的血,我没事的。”到天将黑时,部队继续往穿插目标前进,要围歼高平越军守敌王牌346师,于是把我们这些伤员留给收容队处理。

我们穿插到河安县距我国那坡县平孟边境60多公里路程,收容队走走停停,辗转两天时间才把我们这批伤员送回国内。我比五连的其他战友先回到祖国。经过那坡县,云南富宁县到百色地区人民医院住两天又转到广西医学院(广西医科大学前称)做大腿取弹手术。后又坐船到广州177医院养伤,卧床看天花板三个多月才得下床活动。由于伤口面积太宽,加上呼吸的波动,伤口总是无法愈合,胁骨时不时露出来,因此需要从左大腿内侧割皮出来补在右胸伤口。经过一段时间治疗,才脱离生命危险。这回才算是真正回到战友、亲人、朋友及同学们的身边啦!在广州住院期间我很思念战友们的安危,当得知部队已胜利回国后,立即采用仰卧尽管北京有16800多平方公里的办法(在病床上因不能坐起)写封信回到连队。

当黄仲岳战友拆封看内容后惊喜万分地告诉连长梁木新:“韦忠能还活着,来信啦!”梁连长不敢相信是真的,就说:“那可能是鬼出龙州了吧。明明在部队穿插到越南高平外围的312高地时接到上级的敌情通报,二月十八号的伤员在护送回国途中已被越南特工队伏击全部牺牲了,其中就有我们连的几个伤员在内。于是就按排各班排自行开追悼会(因在阵地上人员不能密集集中)向他们脱帽三鞠躬过了,哪里还有活着的?”黄仲岳教练班长那时已担任排长了,是在我负伤之后他又接任二班长职务,带领二班继续战斗,并带领二班战士们全部平安回国,为二班为五连立了大功。他看完信说:“韦忠能的笔字我认得,没错还活着,包括那几位战友都还活着,太好了!”

回顾历史,四十年前今天的历程,我总感到战争给人类带来灾难深渊是深不可测的。唯有和平才是人类的理想。然而当今世界并未和平,我们伟大的祖国尚未统一,需要全民族增强国防意识,按照习大大的指示,军队要练好杀敌本领,保卫我国改革开放的胜利成果,随时准备消灭一切来犯之敌!在这闪光的日子里我也再向参加作战的英雄们致敬,敬礼!向牺牲的战友烈士表示深切地怀念。向牺牲战友烈士的亲属们表示问候和感谢。并致以崇高的敬礼!

战争者:韦忠能

2019年2月18日

抚顺白癜风治疗费用
石家庄医院哪男科好
成都看男科哪个医院较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