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纹农民医生第三百零一章张家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7

农民医生 第三百零一章 张家!

正文]第三百零一章张家!

------------

?第三百零一章张家!

其实原本扬益也不想得罪这个不知道背景的龙飞的,可是之前两次意的碰撞估计已经让他怀恨在心了。既然已经得罪了,那也不介意再多得罪一次。而且扬益是打心眼在实现上要做到以下几点:里不希望看到龙飞搂着苏菲儿跳舞的,虽然说好白菜都是让猪给拱了的,但是扬益宁愿这个猪是别人也不愿意是龙飞,当然---这个猪是自己就好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扬益对这个龙飞就像是上辈子就是仇敌似的,看着他就不爽。如果不是觉得那六千万有点太庞大了的话,扬益都不打算让他把那个香炉拍卖回去。

龙飞看着两人的背影,脸上的狞狰再也压制不住了,还从来没有谁敢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反驳他的面子呢。咬着牙低声呢喃道:“小子很有种,看来咱们的游戏要开始了,我真的很期待你跪下来的时候。”。然后豁然转身,直接离开了酒会。

扬益得意洋洋的看着苏菲儿,就像是打了胜仗的将军似的。站在舞池当中,原本也打算给龙飞示示威的,可是转过身却发现龙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这让扬益多少有些失望。

“你做事太鲁莽了,得罪了太子可没什么好处。”苏菲儿一脸的担忧,他虽然不知道扬益的背景,但是一定不会是龙飞的对手的,估计刚才的这话已经将龙飞给得罪死了。

“没事。”扬益浑不在意的笑了笑,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杀机,如果龙飞不主动来招惹他还好,如果主动来招惹的话,扬益不介意将他抹杀了。反正一个地级的武者,对扬益来说,解决他也只不过是分分钟钟的事。虽然说他背后的家族一定很牛-『逼』,但是只要做的小心一点,应该没人知道才对。“咱俩也走吧,这里真的没什么意思。”扬益有些索然味的说道。

苏菲儿瞪大了眼睛望着扬益,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走?那他把自己拉过来干什么?走秀啊。苏菲儿有些恼火的瞪了扬益一眼,娇声道:“我们不跳舞了?”

“可是---可是我不会跳啊。”扬益有些扭捏的说道。扬益记得上一次刘瑞琪的生日宴会,刘瑞琪可是拉着让他学了半天都没学会。

苏菲儿扔给扬益一个白眼,道:“那我来教你吧。”

“不行,我上次和人家学跳舞,都差点把人家姑娘踩哭了。”

苏菲儿;;;;;;

后两人的舞还是没有跳成。苏菲儿一脸失望的嘟着嘴跟着扬益离开了酒会。一路上都不愿意跟扬益说话,开车将扬益送到酒店,然后连个招呼都没打就扬长而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扬益又去九龙戒里将芝人芝马那小家伙压榨了一遍这才沉沉的睡了过去。早上起来的时候,扬益又去『弄』了四滴,一共凑足了十六滴,扬益粗略的算了算,这些如果再稀释多一点的话,估计能应付三四万患者。然后让莫老爷子先等他一会,然后扬益就直接打的去了京都军区医院。

陈奇见扬益一下子送来这么多『药』水,一个劲的道谢。扬益亲眼看着陈奇用一大桶水将『药』稀释好,这才放心的走了。至于其他医院的那些癌症患者,陈奇应该会送过去的,扬益也没有必要『操』这个闲心了。

回到酒店陪老爷子吃了早餐,两人这才不急不缓的起身去他口中那个老友家。车上莫老爷子将那个好友的背景大概的介绍了一下。

他那个好友叫张彦通,当年跟他一起参的军,只不过后来莫但不要只关注PR)老爷子自己退了下来,而那位却一直在扶摇直上,一直做到总参的二把手。要不是因为突然发病,估计还能升一个台阶。听的扬益暗自叹息不已,这老爷子也够倒霉的,好不容易坐上了高位,却突然变成了植物人。大概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两人就到了一个小胡同,胡同口有两个站岗的士兵。莫老爷子下去跟其中的一个士兵小声的说了些什么,那士兵才放行。车子在一间古『色』古香的四合院『门』前停了下来。青砖瓦房,老树倚墙。也不知道为什么,扬益一到这里就感觉空气都变了。『门』口并排停着四两车子,又奥迪,有宝马。好的车子也就是一辆京字打头的路虎了。也不知道是谁的车子。

莫老爷子见扬益将视线放在车子上,就笑着解释道:“这就是我那老友住的地方。平时这里除了几个医护人员就没有别人了,今天听说你要过来,所以老爷子的一些子孙后辈能过来的也就过来了。”

扬益了然的点了点头,虎父犬子,老爷子这么厉害的人物,儿子孙子自然也不会是一些碌碌为之辈。应该都有自己的事业,如果这里每天都有人才奇怪呢。

扬益跟着莫老爷子走了进去。院子虽然不大,但是中间的一株柳树却异常的高大,看样子是有些年头了。这让扬益微微有些奇怪,电视上不都是说老京都的四合院都是种着槐树吗?这怎么变成柳树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估计是接到了下面的禀报,早早的就等在院子里了。一身让人羡慕的绿『色』军装,肩膀上扛着两颗星,亮灿灿的让扬益一阵眼晕。

那人见莫詹和扬益一起进来,急忙笑呵呵的迎了上去,给莫詹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恭敬的叫了一声莫叔。这才将视线转移到扬益身上,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阵,伸出手道:“你就是那个近在电视上经常出现的扬神医吧?对于你的医术我可是叹为观止啊。呵呵,今天总算是见到真人了。我叫张峰,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叫我张叔吧。”

扬益有些受宠若惊的急忙伸出手和张峰握了握,笑道:“张叔,你好。”

“嗯,走,进屋说。”张峰微微的点了点头,看样子对扬益的表现还算是满意。

张峰将莫詹老爷子让到前面,然后和扬益并肩走进了房间。房间看起来很宽敞,『门』口摆着两盆很大的『花』,左面靠的位置放了一个五十四寸的电视。然后里面就是一组沙发。再接着往里就应该是套房之类的了。

沙发上坐着七八个人,有男有『女』,张峰将众人一一介绍给扬益认识,一个是张峰的大哥张庆,看起来也是四五十岁的样子,但是身体有些发福。说是浙江的省委记,官味十足,只是淡淡的冲扬益点了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还有一个稍显年轻一点的中年人是三兄弟当中小的,叫张浩。现在在京都给上面的某位大领导当秘。另一个『女』人是张峰的妻子,还有一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女』孩是张峰的『女』儿。剩下的两个二十多岁的男人都是张庆和张浩的儿子。另外还有一个一直坐在角落里不说话的二十几岁的『女』孩子说是大姐的『女』儿。扬益仔仔细细的将他们记在心里。这些人对扬益来说,都是一大笔资源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到了。

两个男孩对扬益不怎么感冒,所以只是远远的冲扬益笑了笑,并没有想要过来套近乎的意思,两个『女』孩自己也只是抬头瞥了扬益一眼。这态度让扬益蛋疼不已,他娘的,直接跟视没有什么区别啊。

等将所有人都差不多介绍了一遍,张峰已经有些迫不急待的想要扬益去给老爷子瞧病了。张峰不得不着急,这些年来,自从老爷子人事不省的躺在病『床』上之后,以前依附在张家的那些人都另投他主,张家的地位也下降了不止一个台阶。而现在有些人已经想要收回张家手里的权利了。所以张峰才着急,张家没有老爷子压着,那就什么都不是。如果老爷子再不醒来的话,张家就真的完了。

扬益跟着张峰进了里边的一间房间,靠户的一张『床』上躺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虽然说是六七十岁,但是脸上的皱纹却比别人的都要深,就好像拿刀子刻出来的一般。头发眉『毛』白,身上穿着一件干净的病号服。如同睡着了一般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一脸的慈祥。扬益看着老爷子的脸忍不住想这老爷子估计以前也是个慈祥的老人吧。

『床』边放着一些大大小小的仪器,老人的身上『插』满了管子,就如同电影了将要被改造的人一样。几名医生护士都老老实实地在旁边守着,见张峰进来,急忙站起身来。

张峰转身一脸希冀的看着扬益,恳切的说道:“小扬,老爷子这次可都要靠你了啊。如果你能将老爷子救醒的话,论你提出怎么样的条件我都答应你。”

“张叔,我会尽力的。”扬益善意的朝张峰笑了笑,然后直接坐在老爷子跟前,握住老爷子的手腕,神元也悄悄的探了进去,也许是在『床』上躺的时间太久了,老爷子身的肌『肉』都已经开始萎缩了,但是这不是根本的问题,关键的是大脑,扬益的神元进入大脑之后,竟然是一片空白,如果不是还能感觉到大脑还有微弱的跳动,扬益真会以为大脑已经死亡了的。扬益没敢贸然试探,只好将神元撤了回来。

“怎么样?”张峰见扬益松开了老爷子的手腕,急忙一脸希冀的问道。他现在部的希望就是扬益了,如果扬益也不能治好的话,那张家这一次恐怕就真的在劫难逃了。


碧凯保妇康栓包装
湛江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慢性宫颈炎吃药能好吗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